自省的那一跤 [振作]

hkgirljourney / 四國

嚐.生活 - A Way to Search for Identity

2019年10月8日

就跪在地上呆呆的,從背包的側袋拿出濕紙巾,先擦去手上的血,當我還想下一步時,有架小型貨車就在我前面路過,它很快就在我身邊擦過,我也沒多奢望有人會路過可以幫我,至少給我點點人氣也好,讓我不要在雨下獨自痛著。。。 怎料此刻我聽到剛才路過的車有停下的聲音,我轉頭看看,是個女司機!她跑向我的身邊,為我送上一條小毛巾,先要我止止嘴上的血,然後說了一堆東西,我猜想她大概問我還好吧,那時候我沒有什麼反應,只是當下覺得有個人在身邊已感足夠,我跟她說我不懂日文,只做了手語問她手巾可不可能留給我。她示意可以,但同時她也示意自己趕時間,要上車離開了。那刻,我實在有點不知所措。 這位女士站起來後,我以為她就先離開了,但她向著我身旁看似是一塊大荒地跑去,我再望望,原來這是一間小學!過了一會,我看見那位女士,帶著一男一女回來,是學校的老師呢,女老師拿著藥箱,我也勉強站了起來,等他們的到來。 女老師看見我的傷口,不禁呆一呆,發現藥箱的物料都不夠,因此邀請我到校內的室內運動場,找來一張椅子給我坐下,然後老師給我冰塊,敷著嘴上的傷口。 雖然是在休息,但我也要想之後怎樣行下去。當時內心很掙扎,很想用腳行下去,但是又下雨又受傷,我那刻想起媽媽,覺得她一定在為我擔心著,受傷的事又怎告訴她呢。 「不要再令自己受傷!」。當時,我向自己許下承諾,然後拿出地圖,向老師幫忙,希望他們可以幫我召喚計程車,載我到下一個寺廟。 旅程,不在乎怎樣完成,重要的是在能因應環境去調整路線,這才稱得上是經歷。
* * * 文章收錄於 hkgirljourney / 四國 * *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