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南極症候群

Junelooook / Antarctica

I flit, I float, I fleetly flee, I fly~ Snowflakes that stay on my nose and eyelashes~

26 Apr 2019

回港後一個月,我收到了自己的明信片。那種喜悅應該像小朋友收到聖誕老人的回信吧!它現在被我掛在書桌旁,就像我在上面寫的,要儲蓄南極帶給自己的快樂和正能量,有需要就拿出來對抗生活中的麻煩事。至於其他朋友的明信片,也陸陸續續平安抵達。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九日至二十日這段經歷,成了我最常掛在口邊的東西,沒有聽過我說冰海封艇的人,應該不算是真的朋友吧!
後南極症候群
即使我不是醫生,我也可以肯定,每個到過南極的人都會患上「後南極症候群」,症狀包括無心工作只想旅行、留在室內地方便會輕度抑鬱、見到藍色的東西就胡思亂想、手機電腦的背景圖案必然是企鵝和雪山等等等。 而我,更是這個症候群的嚴重患者。旅程的一事一物,只是想想已足以令我臉掛笑容。畢竟這算是我送給自己最貴重的一份禮物,是比幻想更美,比夢想更夢幻的禮物。相片和錄像成了治療我後南極症候群的特效藥。每次發作,看看相片,我才會覺得舒暢一點。重看第一天的影片,那些歡迎我們的陌生人,以國語向我們說「你好!」,我的眼眶竟然濕潤了,感情泛濫得讓自己也感到不好意思。 南極喚醒了我躍躍欲試的心。節省假期及金錢的習慣沒有改變,因為我實在渴望到別的地方去開開眼界,探索未知的世界。只是,我不會再去動物園了。可愛的動物,還是活在大自然最好。有時回想當中的小小遺憾:例如去不成 Weddell Sea 和那塊掉進橙汁裡的班戟,反而令旅程更令人難忘和真實,也給了我一個大大的藉口:南極!我一定會再來! 世界很大,而且還未末日,我們還是要繼續走下去的。
* * * article collected under Junelooook / Antarctica * * *
Previous: 南極第十二天 - 世界末日打邊爐
Next: 南極 ~冷知識~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