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戲在盡頭 - 呷一口南極的冰Antarctica

Antarctica

Introduction

2011年12月21日,糧尾。 在香港天天工作十小時,每年年假只有十一天,而且耗盡我整副身家都買不到幾塊階磚,這些日子何時才能有個終結?晦氣地拋下工作案子,打開面書首頁,就看到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原來企鵝以前會飛的。 很久很久以前,企鵝小姐因先天翅膀短小,使盡了吃奶的勁都飛不起來。後來南極刮起超級颶風,所有親友都逃難飛走了,只有企鵝先生留下來陪伴在側。 被迫困在南極大陸中,兩口子努力學游泳,不停尋找食物,把自己養得胖胖的,積聚脂肪抵抗嚴寒。牠們的翅膀進化成槳狀,趾間長出蹼,變了游泳高手。一直以來,牠們恩恩愛愛地生活,生下數以千萬計的子子孫孫。 多年後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牠們坐在海邊... 她說:「對不起,為了我,你放棄了天空。」 他說:「沒關係,有了你,我才收獲了海洋。」 我心裡湧起了肉麻的感動,還有一年世界便末日了,不如到這個白皚皚的地方看看吧。

一鼓作氣 + 悠長假期 + 全副身家 + 三個同伴 = 我的南極之旅

自此,「到南極看看」穩佔 bucket list 頭三甲位置。直至我遇見我的旅行夥伴,潛伏了很久的想法一觸即發。付旅費當晚我造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變成一片雪地,任由企鵝在我身上遊走。醒來後躺在床上,我想:如果2012年12月20日真的是世界末日,我可以死在冰天雪地也算淒美。

Itineraries

Insi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