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第五天 - 呷一口爆炸糖冰

Junelooook / Antarctica

I flit, I float, I fleetly flee, I fly~ Snowflakes that stay on my nose and eyelashes~

26 Apr 2019

2012年12月13日 64° 30' 00" S, 62° 19' 59" W 早上溫度計:-1ºC 2節東北風 午間溫度計:-1ºC 3節西北風 行程:Gerlache Strait > Hydrurga rocks > Portal Point (continental landing) > Neumayer Channel
南極第五天 - 呷一口爆炸糖冰

企鵝偷偷告訴你

去不了 Weddell Sea(威德爾海)是我們這趟旅程最大的遺憾。這個魔海位於大西洋的極南部,是南冰洋的一部分。它之所以令人膽戰心驚,是因為它的的流冰群及鯨群。流冰群比比皆是,破冰船只可以在縫隙中行走。若突然刮起北風,流冰就會聚在一起,船即使沒有被撞沉,也可能被圍困整整一年。 雖然 Weddell Sea 之旅險要,但旅行家仍然趨之若鶩,這全因為那瞬息萬變的海市蜃樓,讓人置身天然的迷宮中。在這兒,你可以感受較真實的南極風景及生態,包括吉祥物皇帝企鵝!
被美妙的音樂叫醒,廣播告訴我們今天上午是 -1ºC 左右。我對這個報導是有點不滿的。我千里迢迢到南極來,難道我每天都要在比某些歐洲地區更暖的地方活動嗎?我想感受一下極冷的溫度。 我和朋友們穿著羽絨外套站在甲板上,今天的天灰灰的,雲厚厚的,沒有陽光的照射,我連連打冷顫。熱巧克力及熱湯加暖包都不能發揮應有的作用,我連忙走回大廳中。大家都不相信只有 -1ºC。M先生決定把他的溫度計手錶脫下,繫在圍欄上。十五分鐘後,手錶竟然顯示是 -20ºC呀。膚淺的我高興極了,決定再次親自去感受一下。嘩!我在負二十度的南極吹風看海啊!自我滿足不到三分鐘,哦!我還是回去吃個熱騰騰的早餐吧。 後來細問地質學家,-1ºC之所以能變成 -20ºC,完全是海風的威力。我的腦海裡不知為何彈出古代妃子在大熱天時要妹仔在大塊冰前撥扇的畫面。
灰灰的天
灰灰的天
今天的目的地是 Hydrurga Rocks。副領隊 Sebastián 提醒我們,這兒的山坡較為陡斜,而且石頭外露,走起來會比較難。而地質學家 Dany 也叫我們別只顧圍著企鵝拍照,學習欣賞石頭的美。(大家笑笑應付過就算了!哈哈!)八十多歲的英國太太 Rose 第一個撐起拐杖,準備就緒了。看到老婆婆如此神氣,我們也不敢怠慢,整裝待發。 Gerlache Strait 沿途海峽天陰多雲,倒增添少許南極的神秘感。上岸後,我們一行八十多人整整齊齊地登上工作人員預先為我們弄的一道雪樓梯,還有一條他們「走」出來的堅固的路。新雪遍地,我們只要稍為偏離那條路,就會令整條小腿陷入白雪之中,人無端端的矮了一大截。貪玩的我硬要走在別人旁邊,雙腳插進白雪,明明之前一步安安全全的,下一步卻創了新低點,永遠猜不透腳下的狀況。記得我說過小企鵝走路一跌一碰很滑稽吧,我終於明白牠們走路的難處了。可能現在的我在牠們眼裡,也像小丑傻瓜一樣。 「Shum」一聲,褲子擦過冰雪,涼涼的感覺很有趣,然後每步要吃力地把小腿拔出雪堆。玩了大約十多步,我累得吃不消了,額角竟然在冰天雪地上冒出汗來,我才乖乖跟大隊上山。大伙兒一直向山上走,路開始平坦了一些。
Hydrurga Rocks 是 Chinstrap Penguin(帽帶企鵝)及威德爾海豹的棲息地。我們到不了 Weddell Sea,看一下它的海豹吧! 全球共有三十四種海豹,而南極地區雖然只有有六種,數量卻佔全球總數的90%。而當中鋸齒海豹/食蟹海豹 (Crabeater Seal)、豹型海豹 (Leopard Seal )、威德爾海豹 (Weddell Seal) 和羅斯海豹/大眼海豹 (Ross Seal) 是南極特有的,主要分佈在大陸沿岸、浮冰區及某些島嶼周圍海域,別看牠們其豹不揚,但全部都受南極公約所保護的呢!而除了南極毛皮海獅(又名南極海狗)外,其他的海獅和海狗都欠缺厚厚的皮毛,不能在南極生活。 坦白說,我對牠們沒有多大的興趣,也沒多大的認識,只覺得牠們非常笨拙、非常懶惰、也非常臭。在旅程中多數只會看到牠們呆在冰上,挪動一下身體也像要了牠們的命,連拉屎撒尿也會原地進行(是自由行嗎?)。「未見其身先嗅其味」,牠們身上有種很腥的味道,令人好像置身在魚市場內,再將那味道乘以一百倍。後來發現牠們一跳進海洋中,竟會搖身一變,變成活力十足的小伙子呢!
威德爾海豹 (1)
威德爾海豹 (1)
威德爾海豹 (2)
威德爾海豹 (2)
威德爾海豹 (3)
威德爾海豹 (3)
由於海豹的食物全部都在大海中,為求生存,牠們必須練成一身好泳功,才可以捕捉靈活的魚兒和企鵝,好填飽肚子。牠們肚胖背圓,在水中反而成了完美的流線型身軀,讓牠們在水中大展身手。潛水力最強的海豹是威德爾海豹,可以潛深達600米;而潛得最久的則是南極海豹,在深水中逗留長達70分鐘呢! 之前說過企鵝膽子很小,下水前左顧右盼,要看清楚沒有敵人才肯下水去吃磷蝦大餐。原來海豹也會這樣呢!牠們下海前總會把頭伸進海中,才整個身體滑進去。原來牠們在提防殺人鯨!殺人鯨在南極中是所向披靡的進攻型動物,最愛吃企鵝及海豹,甚至會攻擊其他種類的鯨魚。知道這個狀況後,我對臭臭的海豹有了丁點同情心。 我之前拍下兩段影片,海豹在岸上非不得已而移動,活像天婦羅蝦一樣,在雪地動彈;另一段就是牠們像老伯伯般「梳乎」地搔癢,懶洋洋的毫不在意人類的眼光,現在在我眼中,增加了一點可愛。
我蹲低拍攝小企鵝從海中跳出水面的英姿。牠們360度凌空翻騰著地,難度9.9分。啊!這邊又有兩隻 Chinstrap 跳上岸。牠們剛來到這個陌生的海灣,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胖一點的那一隻先到處探索一下,看到人類又不敢輕舉,躡手躡腳的。另一隻瘦小的反而膽子大一點,跳來跳去。 牠們在海邊猶豫了長達五分鐘,瘦小的一隻突然轉身,屁股一翹,向著同伴的方向撒糞,正確來說,噴糞!只見那個無辜可憐的同伴反應不及,腳邊濺了糞。我笑到鏡頭都搖應該是晃不定。後來請教了生物學家,企鵝能把大便噴出40厘米遠呢,別小看牠們呀!
我們沉醉在企鵝的世界中,一個身型好像企鵝的意大利籍男士 Ken 走近我們,邀請我們做一個訪問。訪問?這兒是旺角街頭嗎?前幾天已永恒地看到他拿著手機拍攝,密度可媲美香港龍友呢!原來他是一個 blogger,雖然外表看來一點都不像,正走遍世界各地希望宣傳冥想的好處。他說,他會在南極為全世界的人祈禱,以愛、戰爭、自由等二十四個題目,轉化負能量云云。他要趕在世界末日來臨前完成這二十四次冥想,要不然世界便真的有機會被毀滅了… 不知是他的言論,還是他的意大利口音,我聽得一頭霧水,但在南極做訪問也蠻有趣,我們胡亂說了些南極夢。訪問完畢,Ken 還邀請我們跟他一起在雪地上冥想,但這個活動比起觀察企鵝噴糞,實在太不吸引了,我們婉拒後便跟大隊走向島的另一邊。
Coolest Meditation Ever...
Coolest Meditation Ever...
意大利 blogger Ken
意大利 blogger Ken

一路向南的爆炸糖

我們六個香港人又是全團中最遲乘 Zodiac 回到母艦的一群。沿岸我看見一大塊剔透的冰。我好想把它放在口裡呀!我上前問 Agustín:「我可否拿一塊海冰回到船上呢?」他說:「ok,岸上的任何東西都不可以帶走,海裡的就隨便啦!」(游泳中的企鵝可以嗎?)我躡手躡腳蹲在海邊,用手套把冰撈起。它有點重,我差點失去平衡。Sebastián 用雪剷助我一臂之力。我興奮得哇哇大叫!從香港出發時,呷一口南極的冰已在我的計劃之中了! 回到船上,我珍而重之地請搞笑侍應 Hernan 把冰放在冰箱裡,飯後他替我鑿碎冰塊。人窮智生,知道自己沒有閒錢在船上買貴酒,我們早已在機場免稅店買了一大支 Baileys 奶油酒。為免其他乘客看到我們寒酸的一面,我們移師到第二層的甲板上。風颯颯吹在風衣上,我們瑟縮一旁倒酒。冰落入酒的一剎碰撞到杯邊,發出的聲音好清脆呀!小冰塊在酒杯中載浮載沉。寒天飲雪水,果然點滴在心頭,我回到香港仍時刻記住呢!喝完一杯又一杯,剩下最後的冰塊我們含在口裡品嚐,配上甜酒的餘味,啪啪!啪啪!怎麼有爆炸糖的聲音和口感呀?好奇妙的感覺!
南極的冰
南極的冰
Baileys 奶油酒
Baileys 奶油酒
爆炸糖的聲音和口感
爆炸糖的聲音和口感
原來南極的冰在凝結過程中,雪花及水中的氣體會保存在冰中,經過數萬年的累積及壓力,氣泡成了高壓氣體,而冰則慢慢結成了南極的巨大冰蓋。我們的海冰應該由冰川跌落而成的吧。我們的舌頭碰到冰,變相就像釋放了數萬年前的氣體!小氣泡急不及待要回歸空氣,就形成爆炸糖的效果了!那美妙動聽的啪啪,我一輩子都不會忘掉的。 我們仍陶醉在酒香之中,南極決定再給我們一個奇蹟。一道、二道… 六道… 整整六道耶穌光射在廣闊的大海上。夏天的南極很晚才會日落,天空被耶穌光染成金黃色,再慢慢變成粉紅色…我不知道耶穌光與耶穌有沒有確實的關係,但我的確感到被這束光線洗淨心靈,十分感恩了! 而我跟這班朋友,再也不可以唱:從未跟你飲過冰,零度天氣看風景…
船一直往南航行,到達我們午後的上岸點:南極半島的 Portal Point。很多年前,這裡是英國的基地。我們上岸後,除了小鳥三四隻外,再沒有企鵝及海豹的蹤影。我不禁納悶,這兒有甚麼好看呢?走了一段雪山路,我找到答案了。這是南極之旅以來最有天滄滄地茫茫感覺的地方。冰川景色壯闊得大抵世界上沒有 wide angle 鏡頭足以把它收進菲林內。黑白灰的無敵海景,層次十分分明。大海上佈滿天然的冰雕。那邊一個天鵝型的,另一邊那個卻像悉尼歌劇院。我想,全世界最著名的建築師也該到過南極取經吧?這些冰都是真真正正的藝術品。從山腰看下去,母艦在冰的旁邊,細小得好像 LEGO 玩具一樣,十分誇張。
冰山與母艦
冰山與母艦
大家向著山頂進發,一邊行一邊流汗,全身滾辣辣的,我把外套及手套都脫下了。朋友H更誇張,把所有上身衣服都脫得光光,這是一項創舉吧!我躺在雪地上撥動雙手,扮作雪天使,劃出很深的雪印。朋友N坐在雪地上,隨手就拿起雪揉成團,像吃手卷一樣吃起來呢!我才發現這兒的雪地是如此乾淨純白,之前看的地方都給企鵝便便染紅了呢!
原來今天到這兒來是有目的呢,我們會在山頂位置拍一張全體大合照。這張大合照原本打算在昨天案發的冰塊上拍的,突如其來颱風阻止了我們!這兒更好呀,以南極的冷艷作調色。 大家也有內幕貼士,知道今天拍大合照嗎?新加坡姨姨帶著 "Singapore" 的長頸巾作 banner,連朋友T及M都有著香港及中國國旗。他們說是心血來潮才帶上的,難道南極的天地靈氣令大家的第六感都變得準確了嗎?幸好我也戴了我最愛的小熊造型帽子。我們身為個子較小的亞洲人,理所當然地站在最前排啦! 領隊們預備了數碼相機,然而所有旅客也把自己的相機硬塞給他們,他們每人掛著六、七部相機。Agustín 沒好氣的樣子,忍不住問:「你們知道數碼相可以 share 的嗎?」大家笑著胡鬧過去,繼續有人把相機遞上。而我,也抓緊時機拍下他們狼狽的表情。擾攘了一陣子,我們終於在這個美麗的地方拍下大合照。現在看著照片,一張張陌生的面孔,流露著一致幸福的笑容,這是南極送給我們最珍貴的回憶。
船長一直帶領我們往南航行,經過平靜如鏡的 Neumayer Channel,領隊又召開每天一度的大會。他宣佈我們下一站是大名鼎鼎的 Port Lockroy。這兒本來是一個英國基地,現在變成了一間的博物館,當然也有紀念品出售啦。而這兒最令我期待的是,終於可以寄 postcard 了!飯後,我們一班女生就在大廳中央的沙發上埋頭寫 postcard。 看著南極的風景,沖了杯濃濃的雜菜湯(船上無限供應的),吃著福字麵(朋友T及M奉獻的),再一邊寫 postcard,感覺超爽!我很久很久沒有拿著紙筆,逐個字逐個字用心去寫。每張明信片我都填得滿滿的,再用三腳貓的畫功畫了不同顏色的企鵝仔和鯨魚,很想把喜悅都傳給我的朋友呢! 我一鼓作氣寫了二十多張明信片,手寫得累了便看看窗外風景,天空及大海又被晚霞染成粉紅色了!我拿起羽絨走出甲板呼吸一下冰涷的空氣。船已停駛在港口的不遠處。三間黑色的小屋就在眼前,其中最大的一間還有紅色的大門。我記得我看過這間小屋的,應該在大富翁遊戲裡!對了,就是買地後要買的小模型屋。很多小企鵝伏在小屋外,小得好像螞蟻一樣。 這兒就是我們明天的目的地啦!
* * * article collected under Junelooook / Antarctica * * *
Previous: 南極第四天 - 發生意外了
Next: 南極第六天 - 又冰涷又溫暖的婚禮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