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第五天 - 呷一口爆炸糖冰

陆悦 / 南极洲

和香港一起,学习如何优雅地立在不败之地,加油!

2019年4月26日

2012年12月13日 64° 30' 00" S, 62° 19' 59" W 早上温度计:-1ºC 2节东北风 午间温度计:-1ºC 3节西北风 行程:Gerlache Strait > Hydrurga rocks > Portal Point (continental landing) > Neumayer Channel
南极第五天 - 呷一口爆炸糖冰

企鹅偷偷告诉你

去不了 Weddell Sea(威德尔海)是我们这趟旅程最大的遗憾。这个魔海位于大西洋的极南部,是南冰洋的一部分。它之所以令人胆战心惊,是因为它的的流冰群及鲸群。流冰群比比皆是,破冰船只可以在缝隙中行走。若突然刮起北风,流冰就会聚在一起,船即使没有被撞沉,也可能被围困整整一年。 虽然 Weddell Sea 之旅险要,但旅行家仍然趋之若鹜,这全因为那瞬息万变的海市蜃楼,让人置身天然的迷宫中。在这儿,你可以感受较真实的南极风景及生态,包括吉祥物皇帝企鹅!
被美妙的音乐叫醒,广播告诉我们今天上午是 -1ºC 左右。我对这个报导是有点不满的。我千里迢迢到南极来,难道我每天都要在比某些欧洲地区更暖的地方活动吗?我想感受一下极冷的温度。 我和朋友们穿著羽绒外套站在甲板上,今天的天灰灰的,云厚厚的,没有阳光的照射,我连连打冷颤。热巧克力及热汤加暖包都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我连忙走回大厅中。大家都不相信只有 -1ºC。M先生决定把他的温度计手表脱下,系在围栏上。十五分钟后,手表竟然显示是 -20ºC呀。肤浅的我高兴极了,决定再次亲自去感受一下。哗!我在负二十度的南极吹风看海啊!自我满足不到三分钟,哦!我还是回去吃个热腾腾的早餐吧。 后来细问地质学家,-1ºC之所以能变成 -20ºC,完全是海风的威力。我的脑海里不知为何弹出古代妃子在大热天时要妹仔在大块冰前拨扇的画面。
灰灰的天
灰灰的天
今天的目的地是 Hydrurga Rocks。副领队 Sebastián 提醒我们,这儿的山坡较为陡斜,而且石头外露,走起来会比较难。而地质学家 Dany 也叫我们别只顾围著企鹅拍照,学习欣赏石头的美。(大家笑笑应付过就算了!哈哈!)八十多岁的英国太太 Rose 第一个撑起拐杖,准备就绪了。看到老婆婆如此神气,我们也不敢怠慢,整装待发。 Gerlache Strait 沿途海峡天阴多云,倒增添少许南极的神秘感。上岸后,我们一行八十多人整整齐齐地登上工作人员预先为我们弄的一道雪楼梯,还有一条他们「走」出来的坚固的路。新雪遍地,我们只要稍为偏离那条路,就会令整条小腿陷入白雪之中,人无端端的矮了一大截。贪玩的我硬要走在别人旁边,双脚插进白雪,明明之前一步安安全全的,下一步却创了新低点,永远猜不透脚下的状况。记得我说过小企鹅走路一跌一碰很滑稽吧,我终于明白牠们走路的难处了。可能现在的我在牠们眼里,也像小丑傻瓜一样。 「Shum」一声,裤子擦过冰雪,凉凉的感觉很有趣,然后每步要吃力地把小腿拔出雪堆。玩了大约十多步,我累得吃不消了,额角竟然在冰天雪地上冒出汗来,我才乖乖跟大队上山。大伙儿一直向山上走,路开始平坦了一些。
Hydrurga Rocks 是 Chinstrap Penguin(帽带企鹅)及威德尔海豹的栖息地。我们到不了 Weddell Sea,看一下它的海豹吧! 全球共有三十四种海豹,而南极地区虽然只有有六种,数量却占全球总数的90%。而当中锯齿海豹/食蟹海豹 (Crabeater Seal)、豹型海豹 (Leopard Seal )、威德尔海豹 (Weddell Seal) 和罗斯海豹/大眼海豹 (Ross Seal) 是南极特有的,主要分布在大陆沿岸、浮冰区及某些岛屿周围海域,别看牠们其豹不扬,但全部都受南极公约所保护的呢!而除了南极毛皮海狮(又名南极海狗)外,其他的海狮和海狗都欠缺厚厚的皮毛,不能在南极生活。 坦白说,我对牠们没有多大的兴趣,也没多大的认识,只觉得牠们非常笨拙、非常懒惰、也非常臭。在旅程中多数只会看到牠们呆在冰上,挪动一下身体也像要了牠们的命,连拉屎撒尿也会原地进行(是自由行吗?)。「未见其身先嗅其味」,牠们身上有种很腥的味道,令人好像置身在鱼市场内,再将那味道乘以一百倍。后来发现牠们一跳进海洋中,竟会摇身一变,变成活力十足的小伙子呢!
威德尔海豹 (1)
威德尔海豹 (1)
威德尔海豹 (2)
威德尔海豹 (2)
威德尔海豹 (3)
威德尔海豹 (3)
由于海豹的食物全部都在大海中,为求生存,牠们必须练成一身好泳功,才可以捕捉灵活的鱼儿和企鹅,好填饱肚子。牠们肚胖背圆,在水中反而成了完美的流线型身躯,让牠们在水中大展身手。潜水力最强的海豹是威德尔海豹,可以潜深达600米;而潜得最久的则是南极海豹,在深水中逗留长达70分钟呢! 之前说过企鹅胆子很小,下水前左顾右盼,要看清楚没有敌人才肯下水去吃磷虾大餐。原来海豹也会这样呢!牠们下海前总会把头伸进海中,才整个身体滑进去。原来牠们在提防杀人鲸!杀人鲸在南极中是所向披靡的进攻型动物,最爱吃企鹅及海豹,甚至会攻击其他种类的鲸鱼。知道这个状况后,我对臭臭的海豹有了丁点同情心。 我之前拍下两段影片,海豹在岸上非不得已而移动,活像天妇罗虾一样,在雪地动弹;另一段就是牠们像老伯伯般「梳乎」地搔痒,懒洋洋的毫不在意人类的眼光,现在在我眼中,增加了一点可爱。
我蹲低拍摄小企鹅从海中跳出水面的英姿。牠们360度凌空翻腾著地,难度9.9分。啊!这边又有两只 Chinstrap 跳上岸。牠们刚来到这个陌生的海湾,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胖一点的那一只先到处探索一下,看到人类又不敢轻举,蹑手蹑脚的。另一只瘦小的反而胆子大一点,跳来跳去。 牠们在海边犹豫了长达五分钟,瘦小的一只突然转身,屁股一翘,向著同伴的方向撒粪,正确来说,喷粪!只见那个无辜可怜的同伴反应不及,脚边溅了粪。我笑到镜头都摇应该是晃不定。后来请教了生物学家,企鹅能把大便喷出40厘米远呢,别小看牠们呀!
我们沉醉在企鹅的世界中,一个身型好像企鹅的意大利籍男士 Ken 走近我们,邀请我们做一个访问。访问?这儿是旺角街头吗?前几天已永恒地看到他拿著手机拍摄,密度可媲美香港龙友呢!原来他是一个 blogger,虽然外表看来一点都不像,正走遍世界各地希望宣传冥想的好处。他说,他会在南极为全世界的人祈祷,以爱、战争、自由等二十四个题目,转化负能量云云。他要赶在世界末日来临前完成这二十四次冥想,要不然世界便真的有机会被毁灭了… 不知是他的言论,还是他的意大利口音,我听得一头雾水,但在南极做访问也蛮有趣,我们胡乱说了些南极梦。访问完毕,Ken 还邀请我们跟他一起在雪地上冥想,但这个活动比起观察企鹅喷粪,实在太不吸引了,我们婉拒后便跟大队走向岛的另一边。
Coolest Meditation Ever...
Coolest Meditation Ever...
意大利 blogger Ken
意大利 blogger Ken

一路向南的爆炸糖

我们六个香港人又是全团中最迟乘 Zodiac 回到母舰的一群。沿岸我看见一大块剔透的冰。我好想把它放在口里呀!我上前问 Agustín:「我可否拿一块海冰回到船上呢?」他说:「ok,岸上的任何东西都不可以带走,海里的就随便啦!」(游泳中的企鹅可以吗?)我蹑手蹑脚蹲在海边,用手套把冰捞起。它有点重,我差点失去平衡。Sebastián 用雪铲助我一臂之力。我兴奋得哇哇大叫!从香港出发时,呷一口南极的冰已在我的计划之中了! 回到船上,我珍而重之地请搞笑侍应 Hernan 把冰放在冰箱里,饭后他替我凿碎冰块。人穷智生,知道自己没有闲钱在船上买贵酒,我们早已在机场免税店买了一大支 Baileys 奶油酒。为免其他乘客看到我们寒酸的一面,我们移师到第二层的甲板上。风飒飒吹在风衣上,我们瑟缩一旁倒酒。冰落入酒的一刹碰撞到杯边,发出的声音好清脆呀!小冰块在酒杯中载浮载沉。寒天饮雪水,果然点滴在心头,我回到香港仍时刻记住呢!喝完一杯又一杯,剩下最后的冰块我们含在口里品尝,配上甜酒的余味,啪啪!啪啪!怎么有爆炸糖的声音和口感呀?好奇妙的感觉!
南极的冰
南极的冰
Baileys 奶油酒
Baileys 奶油酒
爆炸糖的声音和口感
爆炸糖的声音和口感
原来南极的冰在凝结过程中,雪花及水中的气体会保存在冰中,经过数万年的累积及压力,气泡成了高压气体,而冰则慢慢结成了南极的巨大冰盖。我们的海冰应该由冰川跌落而成的吧。我们的舌头碰到冰,变相就像释放了数万年前的气体!小气泡急不及待要回归空气,就形成爆炸糖的效果了!那美妙动听的啪啪,我一辈子都不会忘掉的。 我们仍陶醉在酒香之中,南极决定再给我们一个奇迹。一道、二道… 六道… 整整六道耶稣光射在广阔的大海上。夏天的南极很晚才会日落,天空被耶稣光染成金黄色,再慢慢变成粉红色…我不知道耶稣光与耶稣有没有确实的关系,但我的确感到被这束光线洗净心灵,十分感恩了! 而我跟这班朋友,再也不可以唱:从未跟你饮过冰,零度天气看风景…
船一直往南航行,到达我们午后的上岸点:南极半岛的 Portal Point。很多年前,这里是英国的基地。我们上岸后,除了小鸟三四只外,再没有企鹅及海豹的踪影。我不禁纳闷,这儿有甚么好看呢?走了一段雪山路,我找到答案了。这是南极之旅以来最有天沧沧地茫茫感觉的地方。冰川景色壮阔得大抵世界上没有 wide angle 镜头足以把它收进菲林内。黑白灰的无敌海景,层次十分分明。大海上布满天然的冰雕。那边一个天鹅型的,另一边那个却像悉尼歌剧院。我想,全世界最著名的建筑师也该到过南极取经吧?这些冰都是真真正正的艺术品。从山腰看下去,母舰在冰的旁边,细小得好像 LEGO 玩具一样,十分夸张。
冰山与母舰
冰山与母舰
大家向著山顶进发,一边行一边流汗,全身滚辣辣的,我把外套及手套都脱下了。朋友H更夸张,把所有上身衣服都脱得光光,这是一项创举吧!我躺在雪地上拨动双手,扮作雪天使,划出很深的雪印。朋友N坐在雪地上,随手就拿起雪揉成团,像吃手卷一样吃起来呢!我才发现这儿的雪地是如此干净纯白,之前看的地方都给企鹅便便染红了呢!
原来今天到这儿来是有目的呢,我们会在山顶位置拍一张全体大合照。这张大合照原本打算在昨天案发的冰块上拍的,突如其来台风阻止了我们!这儿更好呀,以南极的冷艳作调色。 大家也有内幕贴士,知道今天拍大合照吗?新加坡姨姨带著 "Singapore" 的长颈巾作 banner,连朋友T及M都有著香港及中国国旗。他们说是心血来潮才带上的,难道南极的天地灵气令大家的第六感都变得准确了吗?幸好我也戴了我最爱的小熊造型帽子。我们身为个子较小的亚洲人,理所当然地站在最前排啦! 领队们预备了数码相机,然而所有旅客也把自己的相机硬塞给他们,他们每人挂著六、七部相机。Agustín 没好气的样子,忍不住问:「你们知道数码相可以 share 的吗?」大家笑著胡闹过去,继续有人把相机递上。而我,也抓紧时机拍下他们狼狈的表情。扰攘了一阵子,我们终于在这个美丽的地方拍下大合照。现在看著照片,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流露著一致幸福的笑容,这是南极送给我们最珍贵的回忆。
船长一直带领我们往南航行,经过平静如镜的 Neumayer Channel,领队又召开每天一度的大会。他宣布我们下一站是大名鼎鼎的 Port Lockroy。这儿本来是一个英国基地,现在变成了一间的博物馆,当然也有纪念品出售啦。而这儿最令我期待的是,终于可以寄 postcard 了!饭后,我们一班女生就在大厅中央的沙发上埋头写 postcard。 看著南极的风景,冲了杯浓浓的杂菜汤(船上无限供应的),吃著福字面(朋友T及M奉献的),再一边写 postcard,感觉超爽!我很久很久没有拿著纸笔,逐个字逐个字用心去写。每张明信片我都填得满满的,再用三脚猫的画功画了不同颜色的企鹅仔和鲸鱼,很想把喜悦都传给我的朋友呢! 我一鼓作气写了二十多张明信片,手写得累了便看看窗外风景,天空及大海又被晚霞染成粉红色了!我拿起羽绒走出甲板呼吸一下冰涷的空气。船已停驶在港口的不远处。三间黑色的小屋就在眼前,其中最大的一间还有红色的大门。我记得我看过这间小屋的,应该在大富翁游戏里!对了,就是买地后要买的小模型屋。很多小企鹅伏在小屋外,小得好像蚂蚁一样。 这儿就是我们明天的目的地啦!
* * * 文章收录于 陆悦 / 南极洲 * * *
上一篇: 南极第四天 - 发生意外了
下一篇: 南极第六天 - 又冰涷又温暖的婚礼


留言 (1)

碎碎念泰勒, 10个月前
我是从google search 幼鸟X粪囊,然后就看到你那篇 泼粪故事了 XD 到南极好有趣,尤其是今时今日 无法旅行的情况,更是 旅行魂 ,都被引得蠢蠢 欲动了! nice to know u~ Ju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