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第十天 - 回程的災難(一)

Junelooook / Antarctica

I flit, I float, I fleetly flee, I fly~ Snowflakes that stay on my nose and eyelashes~

26 Apr 2019

2012年12月18日 62° 20' 39" S, 59° 17' 08" W 早上溫度計:4ºC 8節西風 午間溫度計:3ºC 12節西風 行程:Drake Passage
南極第十天 - 回程的災難(一)
這天的浪果然大了一點,搖摇晃晃,我更加不願起床,索性一直睡下去。睡得飽飽起來,幾經思量,我決定挑戰自己,不吃暈浪丸。大不了就暈船浪吧,我要切身地感受 Drake Passage 的威力。 船公司為我們安排了幾個課堂,例如怎樣在南極做研究、南極的形成等等,還有一些南極歷史課如 The Belgian Antarctic Expedition (BelgAE) ,是1897至1899年第一隊南極探險隊之類的,我全部都準時上課了,雖然大部份都聽不明白。那些好學的旅客,依然樂此不疲地發問。我想,回到香港我一定要上網好好研究一下。 除了課堂,全部都是自由時間,我抽看了這幾天拍的相片和影片,順便 backup 一份。這是很重要的程序,硬碟是世界上最不可靠的東西之一。重看每一幕,似遠還近,我感覺好像已在南極生活很久了。就在回味的一刻,船突然側傾一下,我馬上抓住床邊的扶手。桌子上的東西因為放在防滑墊上,倖免於難。而本身放在扁平的行李箱上的手機,卻不顧一切地跌在地毯上。我極速把它拾起來,看到驚心動魄的玻璃裂紋像蜘蛛網般滿佈螢光幕。我用手指掃了掃螢幕,一點反應都沒有,想必是玻璃碎片壓到裡面的液晶體之類的甚麼甚麼東西,總之就是沒有丁點兒反應。我的手機身經百戰,常常掉在地上都安然無恙,誰知它竟然有品味地選了南極作為它的葬身之地。 我忍不住想,如果當年牛頓沒有因為被蘋果擲中而發現地心吸力,今日,我可能會因為我的蘋果電話而發現地心吸力,話不定,我的成就會比現在高好多倍呢!南極沒有 WiFi,我不能上網好像理所當然,就當是一個短期的 Internet detox。下船之後,我還有大半個月時間在阿根廷呢,如何是好呀? 我看著腳上鮮紅的疤痕,那是第三天下床時的紀念品。我寧願這次跌倒的是我,而不是我的電話。我忍不住在南極流下悲傷的淚......
再見我的 iPhone
再見我的 iPhone
晚餐
晚餐
傷心,加上長時間在大浪中看著電腦,我感到有一點暈眩了。我倒頭睡在床上,一直睡到晚餐時間。精神回復過來,我先到甲板上吸一下海中心的空氣,又拍攝了一會兒浪濤。回程的浪比去程時大了一點,白頭浪湧湧。我站在船頭探身出去,海風迎面與我打招呼。我看到無數鳥兒隨著浪潮滑翔,風景好像一幅畫。我其實是頗失望的,在香港看紀錄片,那些浪明明可以湧起來淹過船頭,海水再瀉出船身。說好了的九米浪呢? 我拿著相機到餐廳去。侍應們都守在門口迎接我們。有別於平日熱鬧的場面,今天餐廳裡只有小貓三兩隻。聽他們說,有些人暈浪吐了,而吃了暈浪藥的都睡昏了。反觀香港隊伍,六個人中只有一人感到不舒適,其餘的還是很吃得下,我們還把餘下的一份都瓜分了。YEAH! 香港精神不死!侍應們自得其樂地一邊捧餐,一邊隨著搖擺的船跳舞。 飯後我們還為自己準備了特備節目 - 洗衣服。大家把握機會把一路上穿過的衣服洗乾淨。需知道整個旅程,除了南極的船上,我們都是住在民宿或旅店的,通常都是四至六個人共用一間房,根本沒有空間去洗晾衣服,當然也很少會使用昂貴的洗衣乾衣服務。 場面是蠻震撼的。兩個人的衣服通通都掛在床架、鏡架、衣櫃、門鎖位等等。別忘記我們還有兩件厚厚重重的企鵝及恐龍連身衣。由於南極濕度極低,衣服乾的速度快得很誇張。就以牛仔褲為例,洗好扭乾後放在房間裡,兩小時內就乾得硬蹦蹦了。你大概也可以想像到我們的皮膚其實會有多乾….横豎吃飯的時間還未到,我們便敷上面膜,在床上數數綿羊。 睡醒後我們移師到大廳喝濃濃的巧克力及南瓜湯。想到下船後我們要重拾窮人的流浪生活,那些即溶湯都顯得特別美味。西班牙母語的旅客在旁邊的演講室看南極的電影,我們也好好善用一下船上的圖書館,借了幾本有漂亮插畫的生物書來看看。我帶了一本中文書,希望下船時能夠看完,然後留在船上,作為另類「到此一遊」的證據。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