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第一天 - 對面的熊你好嗎?

陸悅 / 南極洲

和香港一起,學習如何優雅地立在不敗之地,加油!

2019年4月16日

2012年12月9日 54° 48' 31" S, 68° 18' 15" W 黃昏溫度計:4°C 無風 行程:Ushuaia > Beagle Channel "Excitement was too big. We were going on a trip to Antarctica, an impossible, unthinkable place, where the sky would hang upside down and the world was frozen." Agustín, the Expedition Leader
南極第一天 - 對面的熊你好嗎?

企鵝偷偷告訴你

比格爾海峽 (Beagle Channel) 位於南美洲南端,是一條從大西洋到太平洋的水道。它全長三百二十公里,最寬處約十公里,最窄處只有一公里。這裡的海浪不算大,最適合企鵝、海獅和各種飛鳥生活。它最著名的就是世界最南端的燈塔。記得春光乍洩的張宛(張震飾)嗎?他就到這個燈塔替黎耀輝(梁朝偉飾)放下所有不開心。
The Lighthouse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到達船的入口,一位年長的船員替我們登記,並用粉筆在我們的行李寫下房間號碼 - 412。另一邊廂,幾個較年輕的船員用大麻包袋把數件行李吊到甲板上。這個做法真聰明,我們像大鄉里一樣,拿著相機,快門聲不絕。
以大麻包袋把行李吊到甲板上
以大麻包袋把行李吊到甲板上
興奮地爬上船的階梯,一張張陌生的笑臉迎接我們。在大廳中,八十多位團友已在排隊放低護照及 check in,我們將會做無國界旅客呢。
Welcome Food (Ham)
Welcome Food (Ham)
Welcome Food (Banana & Chocolate)
Welcome Food (Banana & Chocolate)
Welcome Food (Cheese)
Welcome Food (Cheese)
參加過 welcome reception 後,我們回房間去。還未及進入,我便忍不住尖叫了!我們幾個的房間都有一個圓型的窗!這代表我們由原本密封的 Cabin C 升級到有一個小窗的 Cabin B!天啊!這個小窗價值 USD 3,420 (HKD 26,842) 啊!我們四個人好像中了六合彩二獎般,高興得不得了,傻呼呼的到各層明查暗訪,看看其他房間的間隔,比較一下。
種類設施
Suite套房,有客廳、電視、DVD機及冰箱,感覺就是鐵達尼號阿 Rose 那種上等人住的房
Superior酒店房 size,有兩個大大的正方型窗,在船的 upper deck G
Cabin A兩個床位,私人浴室設備,有一個正方型窗
Cabin B上下格床加一個小圓窗,與一戶鄰居共用衛浴設施(我睡上格,每天起床都會撞到天花板)
Cabin C上下格床,完全密封在船的 lower deck D,與一戶鄰居共用衛浴設施
Suite (1), credit to Antarpply Expeditions
Suite (1), credit to Antarpply Expeditions
Suite (2), credit to Antarpply Expeditions
Suite (2), credit to Antarpply Expeditions
Superior, credit to Antarpply Expeditions
Superior, credit to Antarpply Expeditions
Cabin A (1), credit to Rogelio Espinosa
Cabin A (1), credit to Rogelio Espinosa
Cabin A (2), credit to Rogelio Espinosa
Cabin A (2), credit to Rogelio Espinosa
Cabin B
Cabin B
Cabin C, credit to Rogelio Espinosa
Cabin C, credit to Rogelio Espinosa
廣播及時地播放,阻止我們樂極忘形。我們聽從指示,從房間拿了鮮橙色的救生衣到大廳集合。房間主管 Héctor Gaete 逐一為大家點名,大夥兒好像小學生一樣,聽到自己的名字後興奮地舉手喊「YES!」。除了在電視看世界小姐選舉外,我從未試過一次過見到這麼多國籍的人:有新加坡的、美加的、印度的、南非的、德國的、西班牙的、澳洲的等等等等,當然還有香港的!奇就奇在沒有中國人!我明明在 Ushuaia 聽到大量國語的。後來朋友告訴我,中國人去南極不會跟團,只會包團!嘩!真有米!
房間主管 Héctor Gaete
房間主管 Héctor Gaete
點名完畢,領隊 Agustín Ullmann 在會議室向大家介紹船上其他成員,簡介船的設施及「海上人命安全公約」 (SOLAS)。警鐘突然響起,是安全演習的 show time 了。大家笨手笨腳地試穿救生衣,認識逃生路線,手搭在別人的膊頭上,像玩火車遊戲一樣,最後學習如何進入救生艇。大家都十分認真,香港隊員亦把握一分一秒拍下大家全神貫注的樣子。
安全演習
安全演習
救生艇
救生艇
演習完畢後是自由時間。破冰船在阿根廷及智利中間航行,我們在甲板上欣賞 Beagle Channel 的風景。天有點灰,但無損大家的心情。船長 Jorge Aldegheri 的廣播響起:"There would almost be no wind and we should expect a very calm passage. Also, the wind forecast for the crossing of the Drake Passage was excellent"。我是以坐海盜船最後排的心情迎接這個名震海外的 Drake Passage,但暫時而言,這艘船比到澳門的水翼船還要穩定。 在甲板活動不到半小時,廣播叫我們吃晚餐了! 在岸上,大家都因為 budget 問題,不敢大吃大喝。在這裡,我們立意要撐破肚皮。這旅程包一天四餐,算四星酒店級數。早餐是西式自助餐,更有新鮮生果和乳酪供應。午晚兩餐是 3-course meal。大廚很體貼,會按旅客的國籍,每餐供應不同的菜式,讓我們感受一下南極與鄉下的 fusion。熱茶咖啡巧克力熱湯水果無限量無條件無時無刻在大廳中供應,另外還有下午茶小點心,三文治、曲奇,限時出動,手快有手慢無。而酒吧則由非常熱情性感的 bartender主理,令酒精的銷量持續高企。在這隻破冰船,你根本不會有餓著肚子的一刻。果真,從拍下的照片看來,我的臉從未如此圓滾滾過。不知應歸功於廚師,還是因為心廣體胖。

第一頓晚餐餐單

雞肉沙律
雞肉沙律
蕃茄鮮蝦義大利粉
蕃茄鮮蝦義大利粉
杧果汁梅子忌廉
杧果汁梅子忌廉
今天的晚餐夥伴除了我的五位香港朋友外,有印籍的R小姐及她的朋友。R小姐整頓飯不停發問有關香港人的問題,她曾在香港工作,覺得香港人很被動,沒有求知慾云云。我對她剛認識我們就批評香港人很不是味兒,往後都沒有再別與她同桌吃飯了。 之後,船員提醒我們服暈浪丸,大約二小時的船程後,我們便回抵達令人聞「浪」喪膽的 Drake Passage 了! 船員再三強調 Drake Passage 的風浪十分厲害,大家都不敢掉以輕心。而烏斯懷亞號作為我們的母艦,也戒備嚴密,到處都有扶手及護欄。這兩天,我們要實踐「one hand for yourself, one hand for the ship」,任何時間都要扶著船身,以防跌倒。船上的傢俬都被固定在地上,所有門後都有勾勾扣,免得一個大浪撲過來時會夾到乘客。水龍頭也是特製的,它會自動回位,只有用力擰動它,它才會放水,一鬆手它便立即停止供水。 酒店經理更向我們介紹一位特別嘉賓 -「嘔吐袋先生」,笑說我們這兩天會跟它成為得好的朋友。不消一會,船員已把整艘船的護欄都貼上嘔吐袋,實行「梗有一個喺左近」!
嘔吐袋先生 (1)
嘔吐袋先生 (1)
嘔吐袋先生 (2)
嘔吐袋先生 (2)

原來,南極的名字是因熊而來的

「南極 (Antarctica)」一字源於希臘文 Antarktos,意思是熊的對面。而所謂「熊」,就是宇宙星空裡的大熊座 (Arktos)。相傳,宙斯幫助美麗的仙女卡利斯托逃離天后赫拉的陷害,施法把她變成一頭熊。赫拉卻仍然窮追猛打,宙斯唯有把卡利斯托提升為最明亮的星座。因此,大熊座在北半球中擁有最明顯的星象,代表著北極 (Arctic)。 難怪,北極熊只雄霸北極,卻步於南極呢!
大熊座 (Arktos)
大熊座 (Arktos)
南極當然沒有北極熊。而事實上,除了鯨魚及海豹類外,南極鮮有其他哺乳類動物。我們常以為南極有雪橇狗,其實都是很多年前自私的人類帶過去的。1957年南極旅遊活動開始,去過南極的總人數約34萬人次,其中考察人員約16萬人次,旅客約18萬人次,而且正按年增加。1964年簽訂的南極條約《保護南極動植物議定措施》訂明,任何人到訪南極都不能攜帶任何動物或植物,以求保存南極最原始的風貌。在這個國度內,溫室效應、全球暖化不只是報紙上的消息,而是實實際際的威脅。我們現在看到的南極仍然美得像個天堂,但相信已難跟1957年的相比了。
* * * 文章收錄於 陸悅 / 南極洲 * * *
上一篇: 南極的頭盤 - 踏上烏斯懷亞號
下一篇: 南極第二天 - 九米浪的德雷克海峽?


留言